当前位置:威尼斯网站 > 威尼斯网站网址 >

黎洵_新浪博客

黎洵_新浪博客

分类:

  去年七月在捷克,捷克的文化艺术自然和人性之美令人难忘。先发这些自恋照,后面再接着发更有价值的东西吧。

  这几天放假在家,天气热死人,下周三丫丫期末考试,发了五张大卷子在家做,一堆容易写错的字还没听写,也不能出去玩。忘了哪个摄影师说过,人一过12岁,就永远失去清澈的眼神了,人在世界上就像一个天使慢慢变成个普通人。烤了个面包,上面撒上苏梅椰子片,还挺好吃的。在犹豫要不要送丫丫去夏令营,还是报游泳班算了!

  真的很懒,这些照片一直没整理。周五下午和丫丫坐动车赶到北京,在798的猫社等老地方看看、买买。周六展览开幕,这些照片是我的小相机拍的,周的大相机里面应该有些更好的照片,懒得问他要了,这些凑合看吧。来的人很多,都是亲朋好友,很多专程赶到北京来,谢谢大家了。晚上在鱼酷吃饭,安排了四桌,又加了两桌,怎么和结婚似的,还的请大家原谅

  今天早上下雨了,回山艺老校打吊瓶,走进医务室的治疗室,空无一人。水泥地虽然简陋,但是擦的很亮,几张单人铁床,普通的蓝色的床单,两个一人高的氧气瓶,涂着厚厚白漆的长条矮柜,两个带一个扶手的教室用的木头椅子,屋里空荡荡的,两面大大的后窗对着没人的电教室或者是雕塑研究室的夹道,不用看,我就知道,窗下一定长着绿色的苔藓。医务室在一楼,也看不到多少本来就阴沉的天。但是很静,不属于这个时代的静,没钱装修有好处,保留着医务室和窗外夹道的自诞生起过往的所有时间,时间在原地踏步,还留在80年代,没进入铜臭气息很浓的当代。

  很久不做梦的我昨天晚上连做了三个,想想总是有奇异的梦的年代已经过去那么久了。那时候的梦随便记下来都那么神奇。

  大概跟周五去给父亲扫墓有关,翟叔叔象每年一样从淄博赶过来,我们又踏上去往柳埠的路,一路上我哥依然很负责的自动坐到副驾上给我指导慢点、绕开等等,都不想想我开车已经6年多了(朱美杰你看到可别跟他说,他是好心我领情)。擦干净墓碑摆好东西后,看着香烟袅袅在风里盘旋,我默念着“如果有事,就托梦给我”,昨天就得了一梦。梦里气氛很悽惨。。。没有父亲的形象,意思是父亲那里非常湿。。漏水了。。我只记得我哭了,给父亲换了一个干燥的纸箱,然后找父亲的头骨,好放进这个干燥的地方。

  做完第一个梦就起来了,嗓子很疼,起来和感冒做斗争喝水给丫丫掖被子等等。睡了就做了第二个梦,有关一个古董商人和一个女朋友t的。古董商的脸是我认识的一个人。那个古董店里面有一些玉石什么的。还有红色的绣花绸缎东西。后来我按照年轻时的脾气,生气站起来把所有人都扔下就走了,出来以后却在暮色中想起来还没接丫丫,看看表都八点半了,那种焦虑的感觉和以前真的很像。

  今天是每周一次出山的日子。刚刚和出版社的报告较完劲,再和苏联美术较完劲,需要较劲的事情就可以只剩下一件了,就是父亲的画册。这些劲较完了,就没有什么心事了,就可以画画了。

  陈升常被这边的人误为台独。事实上他非蓝非绿,尽管蓝绿都买过他的《欢聚歌》去竞选,要说到两岸之间的所谓国族文化认同,他是台湾演艺界少有的对此抱有无尽好奇心同情心和创作实践的人。

  这是陈升计划中的大陆流浪日记五部曲的第二部,第一部是《丽江的春天》。名字本来想叫《吉林的秋天》,无奈陈升一直就没去成吉林,只好改叫《家住北极村》了,而这源于十五年前他和乐手赵家驹,陈杰汉,杨腾佑,以及刘若英等人的黑龙

文章标签: 威尼斯网站 ,黎洵

上一篇:艺术洗礼的生活 女画家黎洵

下一篇:黎洵_百度百科